高级搜索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市场研究

VoLTE能助运营商逆袭痛击OTT么

时间:2015-12-22 14:48:50

 

移动迫切推广VoLTE业务,是从VoLTE身上找到了反击OTT(“OverTheTop”的缩写,是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)的可能。笔者认为,尽管目前VoLTE规模化推广的基础条件已经具备,但运营商想通过VoLTE业务向OTT扳回一局,仍然要面临计费模式的大考。
 
在被视为行业风向标的2015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,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释放出“加大力度推广VoLTE业务”的信号———为了鼓励厂商推出更多质优价廉的VoLTE终端,中国移动将非定制的VoLTE手机补贴率上限从一般非定制机的25%上浮为40%,已经接近定制机50%的补贴率上限;为了鼓励用户体验VoLTE业务,2016年上半年移动将针对VoLTE客户提供VoLTE语音通话、视频通话免费的促销政策;2016年8月以后在业务开通方式上计划实现客户无感知开通,降低客户使用门槛。
 
VoLTE是在4G LTE网络中单独划分一部分带宽,将语音转化为数据,使用这部分带宽发送,从而在4G网络下直接实现通话。在VoLTE之前,其实消费者的4G网络使用都是不完整的。即使你使用4G手机开通了4G套餐,但实际上,你拨打的一切电话都会通过一种叫做“电路域回落”的技术(CSFB)转接到3G或2G网络来完成,4G只在上网时才派得上用场。
 
通俗而言,对于用户来说,使用VoLTE语音通话,原本要6- 8秒才能接通的电话现在2秒左右就能接通;使用VoLTE视频通话,视频质量更加清晰、延迟低,音质更好。
 
到2016年底,中国移动计划发展3000万VoLTE用户。除了中国移动,中国联通也已表态明年底实现VoLTE试商用,中国电信也发布了明晰的三年时间表,将在2017年实现商用。
 
2013年,中国移动前董事长奚国华曾表示,微信不会对我们有根本冲击。然而两年过去了,以微信为代表的O TT显然成了移动迈不过去的一道坎。中国移动总裁李跃曾说:“如果用户用微信解决1000条短信的需求的话,我们拿到的流量费用可能只有几块钱。”
 
运营商与手机芯片厂商对VoLTE的威力非常有信心。他们认为,与O TT应用相比,VoLTE具备呼叫等待时间更短、音质更好、视频通话更清晰等优点。用户在没有更多选择的时候会使用微信电话本,一旦有了新选择,那些基于互联网通话业务的生存空间将被压缩,VoLTE视频通话作为新的价值业务将为运营商带来收益增长。
 
那么,运营商逆袭OTT的道路还有多长?
 
据笔者了解,VoLTE要实现大规模商用,需要具备三个条件:LTE网络大规模覆盖、网络建设改造完成、产业链能够提供支持VoLTE的终端产品。
 
网络建设方面,中国移动将在全国部署超过10万个4G载波聚合CA基站,预计到2016年中,将实现超260个城市的VoLTE商用。
 
终端方面,业内预计今后新的手机产品,VoLTE功能会成为主流配置。在2015中国移动全球合作者大会上,终端厂家纷纷表态支持———海信推出C1手机(移动版)、E71 Plus(移动版)、E51(移动版)等三款支持VoLTE技术的移动终端。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表示:今年小米已有两款手机支持VoLTE,明年有两款手机也会全线支持VoLTE.中兴表示:今年中兴的商业旗舰机也已支持了VoLTE功能,明年全系列产品支持移动的VoLTE技术。
 
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一些已上市的高端手机已经具备了支持4G +网络的能力,如iPhone6s、华为Mate8、华为MateS、小米Note顶配版、三星G alaxy S6及G alaxyN ote5等。
 
这样看来,似乎万事俱备,只差“商用推广”了?
 
作为一名移动用户,笔者认为,VoLTE的计费模式仍然考验着VoLTE业务的威力———这不仅事关运营商的营收,也涉及消费市场定价和用户感知,并最终左右其是否能够帮助运营商反击O TT.
 
国际上有三种VoLTE计费方式:一是将VoLTE话音及消息均作为流量套餐包的一部分免费提供。如北美运营商AT&T、Verizon、Sprint均采用这种计费方式。
 
二是将VoLTE话音与传统话音计费保持一致,采用时长计费,消息作为流量套餐包的一部分。日本运营商NTTD oCoMo、KDDI、软银及韩国运营商SK电讯、韩国电信、LGU +均采用这种计费方式。
 
三是VoLTE话音及短消息均按流量计费。目前尚没有运营商采取这种方式。不过,韩国运营商韩国电信及LG U+正在考虑未来采取这种计费方式。
 
不难预判,不管是为了2016年的收入还是为了早日回收建设“4G +”的成本,移动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要对VoLTE语音通话、视频通话收费。不过,中国移动并没有透露更多的VoLTE计费方式。早前浙江移动公布的计费方式可以作为参照。今年8月,浙江移动宣布“4G +高清语音”(4G网络下的VoLTE语音业务)正式商用,在计费方式选择了国际通行方式的第二种。其中,“4G +高清语音”按通话时长计费,语音通话按语音资费收取,并可纳入客户现有套餐;4G视频通话主叫需按时长独立计费,被叫免费,不纳入客户套餐。
 
其好处在于,为运营商规避了VoLTE带来的新增流量收入不及原本语音通话收入的风险;同时,被划在套餐之外的VoLTE视频通话,又可以作为新的价值业务为运营商带来收益增长。
 
但相应地,这可能会令VoLTE业务的推广不能迅速为用户所接受。
 
就视频通话而言,单凭“视频通话更高清、更低延迟、音质更好”这样的优势,是否足够让用户踢开免费的OTT,选择收费的VoLTE?就语音通话而言,假设VoLTE语音通话平均资费比以往高,那么凭“语音通话从6-8秒的接通时间降低至2秒、音质更好”等优势,是否能够说服用户选择更贵的VoLTE通话?假设VoLTE语音通话平均资费比以往便宜或者持平,那么无异于“挥刀自宫”,运营商要如何收回建设“4G +”的成本?
 
正如发展最快的LTE全球运营商Verizon所说,商用VoLTE前,更需要确保的是用户体验。而价格永远是用户体验绕不过去的重要一环。笔者认为,开始大规模商用推广仅仅是第一步。VoLTE业务要面临的大考是:运营商如何调整计费模式、如何培养用户使用习惯、如何避免VoLTE业务成为鸡肋的同时又保证自身收入不受影响。


   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
推荐资讯
亨通亮相MWC上海展 展现全价值链综合服务商实力
亨通亮相MWC上海展 展
智能驱动 双主业护航——富通领跑“中国智造”
智能驱动 双主业护航
将梦想接入现实——富通参展广州电线电缆展
将梦想接入现实——富
亨通光电缅甸1000公里气吹微缆项目成功通过厂验
亨通光电缅甸1000公里